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8888504王中王管家婆 > 正文
8888504王中王管家婆

《良辰讵可待》全文阅读

发布时间:2019-10-07

  促进大中小企业协同创新发展,万,良辰轻轻一笑,回过头去,凌亦风正给父母打长途电话。

  她看着病床上的人,似乎有些出神,却又突然问:“上一次,他也是这样给我打电话吗?”

  “……你知道?”James有些意外,但还是点头:“手术前三小时,都开始做准备工作了,他往家里打完电话之后,又给你打,然后,聊了没两句,突然说要出院。”

  事到如今,James的脸上仍是强烈的不赞同和无可奈何,那一天的凌亦风,就像换了一个人,在最关键的时刻,居然是那样的沉不住气。

  良辰不语,注意到通话已经结束,于是走过去,朝对方微笑。

  如果说爱情也有重量,那么,她现在只感觉满身满心的沉甸。虽然不需要等价交换,虽然凌亦风也必然不要求什么同等的报答,可是,她总是想着,想着要为他做点什么才好。

  James在护士的陪同下去做提前准备,推床也已经进来,良辰看着凌亦风躺上去,神『色』安宁静切,一双眼睛直直盯着她,看不懂的光华在其中淡淡流转。

  有一刹那,时光仿佛倒流,良辰莫名地想起九年前,在教室里初见他的情景。他站在讲台上,阳光斜『射』进来,可是再耀眼的光芒也抵不过他眼底的清亮。

  她伸出手,握住那只微微冰凉的手掌,随着护士一同往手术室去。

  一路上,都不说话,可是良辰偶尔低头,总能撞上凌亦风的视线。

  她从来没有陪人去做手术的经验,直到护士客气地阻止了她的脚步,这才惊觉眼前便是那道关卡,隔着两扇门,里外就如两个世界。

  她停下来,一颗心却骤然飞速地跳动,手指不由得一紧。

  凌亦风闭了闭眼,淡淡地说:“等我。”稀松平常得就好像早晨出门上班,晚上便能回家一样。

  良辰低头,面无表情,心脏却开始紧缩。她不知是不是该佩服他,在这一刻仍能表现得云淡风轻若无其事。

  其实,只有她知道,他也是担心的。从国内出发的前一夜,她几乎整夜无眠,也因此知道他在半夜突然惊醒,而后拥住她的手臂渐渐收紧,充满惊慌无措的意味……

  明明自己也害怕,一直以来,他只不过在安慰她罢了。

  现在,她笑不出,没办法表现得多么坦然镇定。怕耽误时间,于是她突然半蹲下来,与凌亦风平视,平静地说:“还记得在宝琳的婚礼上,我说过最喜欢诗经里的那四句话吧?如果执手携老终究只是一个无法实现的童话,那么,我宁愿选择它的前两句。”她深深吸气,语气郑重:“亦风,生死契阔,与子成说。”

  他一直要求她要输得起,那么,她唯一的要求便是——他不许输。

  在场几位金发碧眼的护士完全不懂她在说什么,面『色』平静,这种场景想必是见得多了,只等二人最后谈完便推着病人进手术室。

  然而,良辰却忽然有种莫名的快感,因为同一刻,凌亦风脸上冷静淡然的面具终于裂开,成为碎片。

  “我没有。”好像倏忽变得冷硬起来,良辰慢慢挣脱他紧紧攥着自己的手,“我会在这里,等到你出来为止。”

  凌亦风似乎还想拉她,可是护士已经在良辰的示意下,将床推往手术室。

  直到那扇大门开了之后又合上,良辰才默默地在外面的椅子上坐下来。

  苏良辰,你永远都不可能和别人结婚,连想都不要想!

  座位轻微地一颤,良辰就这么突然从梦中惊醒。那仿佛是一个很长很长的梦,反反复复,纠结缠绕,可是从头到尾,都只有一张面孔,它时而清楚,时而模糊,有过笑容明亮的时候,也曾经冰冷淡漠目光犀利……那些,全部都是凌亦风,梦里的人,只有他。

  飞机有些颠簸,头顶上方安全带的指示灯忽明忽灭,良辰稍稍平复了微『乱』的心跳,才转过头去。身旁坐着的是一位微胖的中年男士,在气流颤动中仍旧熟睡,嘴巴张开,伴有轻微的鼾声。就这么看着,有一刹那,良辰突然觉得寒冷,纵使收紧手臂也无济于事,只因为少了那个气息温暖的怀抱。

  她有些木然地转头,盯着舷窗外迅速移动的白『色』气流,心神恍惚,似乎仍未从方才那个漫长无边的梦中清醒过来。

  在梦境里,有他异常清俊的眉眼,以及平静镇定的声音:我答应你,我不会有事。

  空姐在机舱内走动,细心地提醒乘客系好安全带,来到良辰这一排时,不禁微微一愣,继而小心翼翼地问:“小姐,需要什么帮助吗?”

  只是,下一秒,便在空姐的目光中,不经意触到脸颊边冰凉的濡湿。

  她微微窘迫,从包里翻出纸巾,温和地笑了笑:“没事了,谢谢。”声音平和如常。

  不久之后,飞机落在坚实的地面,飞越东西半球,结束了长达十多个小时的飞行。

  良辰在出关口见到朱宝琳,下一刻,便收到大大的拥抱。

  一路上,朱宝琳什么都不问,或许是看她累了,又或许是该问该说的,早已在过去一个月的电话中说完了。

  车子最终停在灰『色』的写字楼下,良辰推开车门,朱宝琳这才叫住她:“晚上,我去你家住?”

  良辰想了想,说:“还有很多事要处理,明晚吧,我们一起吃饭。”

  朱宝琳看她良久,欲言又止,终于还是笑着点头:“好,明天我请客。”

  是真的有很多事要做呵,良辰办交接的时候,也不禁头大如斗。

  此行前去美国,一晃就是一个月,不仅签证到期,也早已耗光了所有的休假。半个月之前,良辰正式提交了辞职信,老板虽然不愿放行,可是见她去意坚决,连半点转寰余地都不留,甚至宁肯支付高额违约金也要离开公司,不免大大诧异,几乎以为是被别家挖角。对此,良辰并没做太多解释。交出辞呈的三天后,大概老板心里明白,这人算是留不住了,才让她回来办理交接手续。

  良辰将所有事情安排好,东西也收拾妥当,和一众同事告了别,才在唐蜜的陪伴下,走(色色小说出公司大门。

  在台阶之上,唐蜜依依不舍:“以后没人陪我吃水煮鱼了。”

  良辰一笑,腾出手来捏她的脸:“我还在啊,又没到别的城市去,打个电话,随叫随到。”

  作为唯一的知情者,唐蜜想了想,又说:“LC最近招人吗?干脆我也跳槽好了。”

  良辰一愣,仍是笑:“如果有空缺,我第一个通知你。”这是实话。同事这么多年,如今突然分开,她也当真有点不习惯。

  C城不知不觉间早已进入四月,阳光温暖异常,道路两旁高大的梧桐树间,透出斑驳的光影。

  黑『色』轿车在二人面前稳稳停下,驾驶室里的人走下来,微一点头:“苏小姐,你好。”

  良辰将东西交给他,然后再和唐蜜轻轻拥抱,之后,摆摆手,转身上了车。

  过去,她也不是没有设想过,终有一天离开这家公司将会是为了什么理由,可是,她万万没想到,会是今天这种局面。

  直到车子拐了个弯,倒车镜里已经不见唐蜜的身影,良辰才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将身体靠在椅背里。

  凌亦风的秘书兼助理开着车,亲自来接,见她一脸疲倦,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说:“苏小姐,公司出了点事。”

  秘书皱眉:“也不知道是谁,将凌总的事泄『露』了出去,如今外面议论纷纷,各种猜测说法都有。我们的股东,大客户,甚至连记者都有打来电话问情况。”

  良辰一悚,没想到事情来得这样快,她几乎一点准备都没有。

  “就在下午,两三个小时前。”秘书放缓了车速,渐渐停下,在十字路口等红灯,“当时你还在飞机上,刘副总、王副总,还有张总监只好召开临时高层会议,商讨对策。”

  “那么,星期一早上股市开盘,对我们会不会有影响?”

  秘书斟酌了一下,点头:“通常来说,会的,特别是目前人心不稳的情况下。这也正是下午会议的主要内容之一。”

  良辰听了,静静地,将头靠向车窗。风景刷刷地向后退去,LC的大楼咫尺在望。只听见秘书又说:“苏小姐,凌总他……之前……没有任何交待吗?”按理说,以凌亦风的『性』格,这些事必然早就在他的考虑之中。

  良辰紧抿着唇,默默摇头,心里却忽然想,倘若,凌亦风在,他会怎么办?

  可是……她又不禁失笑,有些苦涩。如果他能在,那么这一切,根本就不会发生。

  想不到,回国一趟,便成了临危受命。当初凌亦风的安排,或许原本就是错的。现在的她,仿佛处在一团『乱』麻之中,丝毫理不出头绪。

  仔细想想,或许如今唯一能令良辰感到欣慰的,就是与凌家二老的关系有了良好的进展。

  当二十多天前,凌父凌母匆匆赶到纽约时,凌亦风仍旧留在ICU中,昏『迷』不醒。良辰看着那两双充满焦虑与担忧的眼睛,才明白原来一夕老去并不夸张。她沉默地面对凌母的哭泣,渐渐地,竟感觉自己的一颗心并不像手术刚结束时那样疼痛不已。那铺天盖地的晕眩和黑暗,仿佛被另一个女人的泪水冲刷掉了少许。

  如今的他们,不管过去如何,至少此时此刻,都在为同一个人担心着。如此这般,便像突然有了种同舟共济的意味,每个人的心里,都在等待同一道曙光。

  凌父凌母在医院滞留了近一天的时间,最终由良辰领着去吃晚饭。过马路的时候,良辰低着头,心神微微恍惚,一脚刚刚踏出,便被人从身侧拉了一把。

  她一惊,车子几乎贴身而过,速度虽已慢下来,但仍卷起一阵气流,呼呼地吹散发丝。

  Snap Time:2019-10-06 11:21:33ExecTime:0.012

生肖表图片| 神龙论坛一肖中特免费| 香港六合最早网站| 百万心水论坛| 搜码网正版玄机解一肖| 989kj黄大仙论坛| 香港白小姐资料网站| 蓝姐三中三规律平码论坛| 香港王中王推荐六肖| 香港马会管家婆财经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