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8888504王中王管家婆 > 正文
8888504王中王管家婆

吕正操:那年我见张学良

发布时间:2019-10-08

  特地到美国去会见这位当年的同乡兼故人劝其回国走走看看但是最终被其婉拒我和他其实是同乡他也曾是我的老师几十年间我们失去了联系张学良是我的同乡,在东北讲武堂又是我的老师。我在东北军时,曾在他身边和属下工作了10余年。1936年“西安事变”以后,我率领东北军六九一团走上抗日之路,已被蒋介石软禁起来的张将军,还让其四弟张学思转告我:“这条路走对了。”几十年间,我和将军失去了联系。直到张学良的侄女、五弟张学森的女儿张闾蘅从香港来北京经商,我和张将军的联系才重新恢复起来。1984年六月,张闾蘅从香港来北京洽谈商务,其间特地看望了我,给我介绍张学良在台湾生活情况,并说:“我大爷知道我经常来大陆经商,一次聊天时跟我讲,在大陆有两个部属他十分想念,一个是吕正操,一个是万毅,让我找机会代他去看望看望。”之后,张闾蘅频频往来于海峡两岸,为我们传递信息。1987年,张闾蘅再次来京,带来张学良赠我诗一首:“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此中有真意,欲辨已无言。”张学良摘取陶渊明《饮酒》“结庐在人境”篇的第三联和第五联(该联下句原诗为“欲辨已忘言”),集成一诗,抒写他晚年闲适恬淡的心境。我也用同样的集句方式,从陶渊明的《读山海经》“精卫衔微木”篇中摘出第二联和第四联,集成一诗,回赠给他:“刑天舞干戚,猛志固常在。徒设在昔心,良辰知可待。”末句将原诗“良辰讵可待”的“讵”改成“知”,反其义而用之,希望他振奋精神,焕发青春,相信他曾经为之奋斗的理想一定能够实现。九一年的时候我终于可以和他在美国相见我随即代表国家前往和他会面1991年三月十日,张学良偕夫人赵一荻悄然飞赴美国探亲。这为我赴美重会张学良提供了一次很好的机会。1991年三月二十四日,第七届全国人大第四次会议举行新闻发布会,新闻发言人姚广代表中国和政府正式宣布:张学良先生是中国现代史上一位杰出的人物,是中华民族的千古功臣,数十年来,我们对他始终是十分关切的……如果他本人愿意回大陆看一看,我们当然非常欢迎。我们尊重他本人的意愿。我建议先委托张闾蘅去美国面见张学良摸清情况并听取他的意见。当获知张学良希望我能去美国见面后,四月三十日,中央决定委托我代表党和人民赴美国看望张学良将军。1991年五月二十三日,我们一行五人,飞向大洋彼岸,先到美国西海岸名城旧金山。在这里,我先后会见了张学良将军和夫人赵一荻女士。五月二十九日上午,我到张学良将军在纽约的住地贝祖贻的太太家去会见他。贝太太的公寓就在电梯口。我刚走出电梯,便见张将军站在公寓门口等候。我快步走向前去,紧紧握着他的手。进屋落座。我送上从北京带来的生日贺礼,一整套张将军爱听的《中国京剧大全》录音带和大陆著名京剧演员李维康、耿其昌夫妇新录制的京剧带;当年新采制的碧螺春茶叶;还有一帧国内画家袁熙坤先生为张学良将军赶画的肖像和一幅由著名书法家启功先生亲笔手书的贺幛,书录的是张将军的一首小诗:“不怕死,不爱钱,丈夫绝不受人怜。顶天立地男儿汉,磊落光明度余年。”谈话在轻松的气氛中进行但是时间实在太短,我们只好相约再续谈话在轻松、愉快的气氛中进行。张将军幽默地说:“我可迷信啦,信上帝。”我随口接上:“我也迷信,信人民。”张将军笑道说:“你叫地老鼠。”我说:“地道战也是人民创造的嘛,我个人能干什么,还不都是人民的功劳。蒋介石、宋美龄都信上帝,八百万军队被我们打垮了,最后跑到台湾。”张将军随即插话:“得民者昌!”我紧接着说:“那还是靠人民群众!”离别几十年,话哪里一下子讲得完,不知不觉已到中午,我起身告辞,贝太太热情挽留我们一块共进午餐。五月三十日下午,我和张学良将军又第二次见面。在这次见面过程中,我首先向张将军郑重递交了同志的信,并转达了党中央领导对他的问候。在信中,受委托,诚恳欢迎张将军在方便的时候回家乡看一看。张将军一字一句地认真看着。看到末尾的签名时,他说:“周恩来我熟悉,这个人很好,请替我问候邓女士。”沉思了片刻,他又说,用之于民”的公益宗旨。六合数字特马2019-09-18!“我这个人很想回去,但现在时候不到,我一动就会牵涉到大陆、台湾两个方面。……我不愿意为我个人的事,弄得政治上很复杂。”他表示要写回信。不久,他给亲笔复信,其中写道:“寄居台湾,翘首云天,无日不有怀乡之感,一有机缘,定当踏上故土。”这次见面谈了三个多小时,主要是我介绍大陆方面的情况。谈话后,我们和张学良将军一道,驱车前往饭店,参加张闾蘅的妹妹张闾芳为他举行的祝寿宴会。为了避免外界猜测干扰,我决定不出席6月1日的公开庆寿活动。于是,借暖寿之机,我代表大陆同胞祝张学良将军健康长寿,早日返回家乡。张将军痛快地举起酒杯,一饮而尽。张学良仍旧表示愿意为统一效劳虽然九十多岁了但愿意为中国出力五月三十一日和六月一日两个晚上,旅美华侨先后两次为张学良将军举行祝寿宴会。我送的贺幛被张将军特别悬挂在6月1日宴会大厅内显眼的地方,正式向外界透露了我赴美为他祝寿的消息。阎明光代表大陆亲朋故旧出席了寿宴,张将军悄悄托她转告我,希望再见面详谈一次。于是,我邀请张学良将军于6月4日下午到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团团长李道豫大使的别墅做客。我们一行在纽约期间,就住在大使别墅里。届时,张将军在阎明光、张闾蘅陪伴下来到别墅,给我带来一包台湾产的凤梨酥。交谈中,张将军尤为关心祖国统一的问题。他说:“我看,大陆和台湾将来统一是必然的,两岸不能这样长期下去,台湾和大陆总有一天会统一,远特通信王磊:专...,这只是一个时间问题。”我给他介绍了中国实行一国两制、和平统一祖国的政策。张将军表示,愿为祖国的和平统一尽点力量。他说:“我过去就是做这件事的,我愿保存我这个身份,到那一天会用上的。我虽然90多岁了,但是天假之年,还有用得着我的地方,我很愿意尽力。作为一个中国人,我愿意为中国出力。”我和张学良将军,自1936年分别之后,经历了半个世纪的漫长思念,终于又在美国纽约相聚握手。

生肖表图片| 神龙论坛一肖中特免费| 香港六合最早网站| 百万心水论坛| 搜码网正版玄机解一肖| 989kj黄大仙论坛| 香港白小姐资料网站| 蓝姐三中三规律平码论坛| 香港王中王推荐六肖| 香港马会管家婆财经版|